撸否只会投放金光相关的文
单修金光,但是霹雳BG→蝶月素风莫泷
食众多BG
沉迷家庭亲情友情向
本命风逍遥,恨心,剑蝶,西弦(西经无缺。尸x长琴无焰。胜弦主)
墙头众多
对吃的cp有绝对洁癖,不接受KY黑喷来找我谈人生,惹到我后果自负,嘴不是一般的毒。

开定金了!快来!

方兔:

《剑·蝶》剑蝶同人图文合志正式本宣

https://m.weibo.cn/2710603981/4182843817285991 ⬅️微博有转发抽奖,转发过一百送一对剑蝶粘土小啾~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38n.10677092.0.0.5fac2928cjOwP6&id=562102731905 ←定金页面~定金20需提前确认,尾款30+邮。更多注意事项请敲客服回复“1”。


会出十本左右现货,现货价是55 _(:з」∠)_预约价是50哦~想...

片场甜饼

#这个和三十日的债没有关系
#这个是要给无心主页的投稿
#顺手投放lofter

“南宫恨到了没?没到的话,造型师先帮忆无心化妆做造型先吼!”

摄影棚里,摄影组道具组的组员们变得异常忙碌,演员们在准备的时间里,他们就必须得将场景搭好,灯光调好,机子准备好,就可以等待演员过来走场就位开拍。

化妆间里也同样忙得马不停蹄,两个小助手跑前跑后把所有演员的衣服饰品道具准备好,化妆师不断地往忆无心脸上堆叠各种化妆品,抹抹,停停,不一会之后就用手抬起无心的小脸,专心地审视着自己的作品是否合格。

简单的眼妆,不足以彰显眉眼里那来自于姚明月基因的妖娆,但必须突出人物设定那来自灵界,涉世未深的单纯,和身为初生之犊与战神之后的勇...

恨心三十日之十二

#接上一日

#私设如山啊啊啊啊啊啊啊OOC归我

下午四点半,病房门被敲响,一位年长的护士探头进来宣称忆无心需要换药,并且探望时间已经过去,希望家属可以离开。

今天来探望女儿的罗碧坐在一旁,握着女儿没有打着绷带的小手,眼神一直在护士替无心换药的手和无心的脸上徘徊,生怕无心极有可能被护士的动作给弄疼。

“爸,我没事。”无心对自己父亲笑了笑,自己从小到大其实事故不断,但也从来没有过要进医院的程度,这次,父亲肯定是被吓得不轻。

护士的手势十分娴熟以及轻柔,迅速地将无心额头上的伤清洁好并且再次覆盖上纱布和透气胶带,仔细地检查了无心正在打着吊瓶的手,表示无大碍以后才再次出声赶着如口香糖一样黏在椅...

大家小小的注意一下,投稿时间定为了9月1日哦!整个九月份都可以投稿!请踊跃参与!奖品精美哦!

秦艽艽:

“云珞平涛千里路,笼纱逸采任江湖。”

借忆无心初次登场的九月,无心主页决定在九月期间举办一次#忆无心出场纪念活动#,活动内容如下:

1、 参与作品形式、内容不限。作品完成后,请打上相关TAG,并在评论中AT主页,主页回复后即视作参与成功。TAG格式与具体参与方式详见宣传海报一。

2、 抽奖时间为十月一日,主页随机抽取五名参与者赠送礼物一份。一份礼物包括官方明信片、无心衍生手链、无心Q版钥匙圈。礼物样图及抽奖方式详见宣传海报二。

祝愿我们的小天使在剧中早日痊愈,也祝她...

恨心三十日之十一

#接上一章 (三十日之十)

她目送他进了屋,直到那扇红木大门发出‘嘣’的巨响,她才从呆滞状态中醒过来,慌忙地将钥匙从背包里掏出,将门打开后迅速地关上。

‘嘣。’

同样的巨响,伴随的是人无力跌坐在地上发出的闷响。

无声的呜咽,悄然地落泪。

忆无心的双手紧紧地贴着冷硬的瓷砖,虽然用力地做出想要抓住什么的动作,然而滑腻的瓷砖根本无法提供任何能让她握在手中的把柄。

如同记忆一般。

失去了,

无法抓回来。

扶着门,硬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忆无心站了起来,往房间内走去,做了她这些年来坚持回家后做的第一件事。

打开电脑,登录脸书。

点击【南宫恨】,打开他的状态,从最近开始更新的...

恨心三十日之十

南宫恨抬腿,将座驾停泊到空位上,谨慎地上了锁才往电梯的方向走去。当他站稳在电梯内部,已经按下了去往自己所居住的楼层时,却听到一声急促的:“请等等我!”,便迅速地把开门键按住,阻止了电梯门的关闭。

“谢谢你!谢谢你!”

南宫恨得到的,是不停的道谢。

是个女的。

南宫恨挑了挑眉,冷冷地问了声:“几楼?”

“啊!哦!跟先生同一层的,谢谢你。”

又是道谢……

“不需要谢,多了,烦。”

南宫恨直接把自己的烦躁表露了出来,他瞥了一眼身边的女人,身高仅仅够得到他的下巴,应该也有一米六五左右;身材平平无奇,穿着也是与身材一般地平淡如水,简单的T恤牛仔裤。南宫恨唯一觉得神奇的,是她不施粉黛的脸庞...

【恨心】南宫团子之还我软萌小妹呜哇

辣么可爱的团子~我艽真是棒~

秦艽艽:

前言:接 @阿噜噜噜噜hhh 的兄妹后续,时间轴拨得超级快,私设众多,慎入
——————————————在下分割线————————————————
  
  时光飞逝,树叶黄了又绿,飞雪融了再起,转眼间日子已过了三年,南宫家的小公主已经三岁了。
  
  南宫家的基因,不论以前是否强大,威震天下的黑白郎君南宫恨都已经将之变得无比之强大,更不必说本就代代皆为人中龙凤的史家基因。如此此番下来,强强联手,其惊人天赋自无需赘述。
  
  三岁的南宫浵一点也没有不大点小丫头片子的柔软娇弱,当下,她正在自家院子里,挥舞着细腻的小手,稚嫩但有模有样地学着父亲教给她的动作...

恨心三十日之九

#私设众多!

#讲的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珏读jue,二声。

#浵读tong,也是二声。

#记得看最后的读者ps,不要说我没提醒你们#

隆冬,二月。

南宫珏一步步踏在飘了一层细雪的石板路上,这个年仅三岁的孩子,走起路来却一点也不含糊。他稳健地推开了属于自己家院落的大门,扯开嗓子大声喊着爹亲娘亲,却没有看到娘亲坐在喜欢的树下看着书册,也没有听到爹亲那熟悉的笑声。

正当他歪了一下脑袋在怀疑家里是否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从小院旁边走出来一个身影,令他马上撒开脚丫子,扑了上去。

“外公!”

稚嫩的一声呼唤,让曾经天地不容的藏镜人无比庆幸自己找到了如今的归宿,看着飞奔而来的外孙,他...

或许,不一样。

她送我走的那一天,神情像是换了一个人。

在我眼里,

冷静沉稳四个字几乎和她搭不上边,与这形容更为般配的应该是她的养母才对,还要加上雍容华贵,优雅自如才能完释这位经历风风雨雨仍是处变不惊的妇人。

当然,也离不开自三十年前便伴在这位贵妇身侧的能干男士。

两人虽不曾对外公开关系,但是明眼人都知道。

知己,何须对旁人言之。

我被困在这个城镇已经许久,久到我快要忘记如何计算时间。在这个镇上,以蓝月为时间单位,甚是奇特。我并未花去太多的时间去弄懂如何换算时间,而事实上,我自己仿佛也不想要计算时间。

从我醒来的那一天起,这个喜欢讲话到甚至乎可以是说聒噪的女子便时时刻刻地围绕在我的身边,像是一只...

恨心三十日之八

估计这一次如果发出来肯定会被敏感词,所以还是以图片方式啦。4

话说按照最近那么严格都不知道会不会被砍。。。

没有看过上次的请戳下边的链接再看,接连服用效果更佳。

http://alulululuhhh.lofter.com/post/1ec4b977_1044f2e0


1 / 3

© 阿噜噜噜噜hh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