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否只会投放金光相关的文
单修金光,但是霹雳BG→蝶月素风莫泷
食众多BG
沉迷家庭亲情友情向
本命风逍遥,恨心,剑蝶,西弦(西经无缺。尸x长琴无焰。胜弦主)
墙头众多
对吃的cp有绝对洁癖,不接受KY黑喷来找我谈人生,惹到我后果自负,嘴不是一般的毒。

恨心三十日之六

#私设N多!

#人物绝对tmd OOC了……(有在我笔下不ooc的?!)

#po主毫无节操的把一堆东西都吐出来了

#卡文N久后……

#最终篇啦接下来写点新的~

#感谢各位看官的支持~


“是你!你……”

那么熟悉!

是他!

是那个令她一直心心念念的人。
是那个会严肃地训斥她太弱的人。
也是那个唯一不会把她细致地保护在身后的人。

“黑白……郎君。”

犹豫既拖曳的声音让此时眼睛仍是包扎着厚厚绷带的忆无心增添了几分楚楚可怜。这副模样令黑白郎君怔住。然而待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从房门移动到床边,站在了她的面前。用手中的阴阳扇托起那正低垂着的脸庞,打量了几分,黑白郎君专注地盯着忆无心。隔着层层绷带,无法窥见那熟悉的湛蓝眸子时,心中闪过一丝失落,却又同时庆幸这个丫头永远无法得知此时此刻的他在想些什么。

“你,还是太弱了。”

黑白郎君挪开那搁在忆无心下巴上的阴阳扇,背过手,叙述出事实的声音难得少了凌厉,却带了一丝悠然的慵懒。

“是,是我太弱,是我无能,是我无法改变这个事实,却也不愿意接受。我忆无心,还是一如你两年前对我说的那样,连爹亲的百分之一也不如……”

说到最后,忆无心的声音已变得有如蚊鸣,种种不甘、气愤、无力也在话间表露无遗。她斗气似地将身体挪进床榻,蜷腿抱膝,缩成小小的一团,披散着的及腰长发此时凌乱地罩住了她大半个身子。

黑白郎君看见忆无心如此,不禁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两年未见,忆无心你这个女娃儿倒是精进了一件事情。”

这下,换成从小小的一团东西发出了一声哼。

黑白郎君也没有因忆无心胆敢不理他而盛怒,反倒先是用一手轻抚上了垂坠的黑发,然后根根手指探入发丝,撩开后,指尖触上白嫩细幼的颈后,继续轻抚。

“懂得有自知之明,并非坏事。忆无心,你既然愿意正视自己武功低微,但为何你却不正视自己的伤势,在受伤期间,何不放宽心态地去依赖别人呢?”

“那不就是弱者吗?”

忆无心更往床榻内里挪动,连带着黑白郎君因留恋着那细腻的颈子也跟着上了塌,敞开的衣领让他能得寸进尺地把大掌平贴到肩颈交接处,手心透出的热度令忆无心舒服得轻声喟叹,也把一直埋入膝中的头颅抬了起来。

虽失去视力,她仍是正确地面向着他。忆无心缩了缩脖子,等待着黑白郎君接下来的一番说教。

“那,如此说来,之前被你救下以及照料的我便是弱者吗?”

忆无心摇了摇头。

“懂得适当接受别人的善意,既不是依赖,也不是示弱,而是自己已经强大到愿意接受这样的自己。”

黑白郎君欺近了些,距离近得能感受到忆无心呼吸的频率和温度。

“忆无心,我……”

眼前的忆无心歪了歪头。

“我……我……”

想说的话哽在喉中,黑白郎君顿感烦躁,脾气正想发作之际,却措不及防地被少女迎面扑来紧紧抱住。

“嗯,我知道!多谢你,多谢你,黑白郎君!”

这次,他没有慌张。

这次,他没有无措。

这次,他紧紧地抱住了她,任由她再一次用她的泪浸湿他胸膛。

他也不在乎哭泣是否会令她伤势加重,

因为这次,黑白郎君定会护她安好。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阿噜噜噜噜hh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