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否只会投放金光相关的文
单修金光,但是霹雳BG→蝶月素风莫泷
食众多BG
沉迷家庭亲情友情向
本命风逍遥,恨心,剑蝶,西弦(西经无缺。尸x长琴无焰。胜弦主)
墙头众多
对吃的cp有绝对洁癖,不接受KY黑喷来找我谈人生,惹到我后果自负,嘴不是一般的毒。

【恨心】南宫团子之还我软萌小妹呜哇

辣么可爱的团子~我艽真是棒~

秦艽艽:

前言:接 @阿噜噜噜噜hhh 的兄妹后续,时间轴拨得超级快,私设众多,慎入
——————————————在下分割线————————————————
  
  时光飞逝,树叶黄了又绿,飞雪融了再起,转眼间日子已过了三年,南宫家的小公主已经三岁了。
  
  南宫家的基因,不论以前是否强大,威震天下的黑白郎君南宫恨都已经将之变得无比之强大,更不必说本就代代皆为人中龙凤的史家基因。如此此番下来,强强联手,其惊人天赋自无需赘述。
  
  三岁的南宫浵一点也没有不大点小丫头片子的柔软娇弱,当下,她正在自家院子里,挥舞着细腻的小手,稚嫩但有模有样地学着父亲教给她的动作。
  
  和兄长同样,三岁生辰过后,玩耍中的南宫浵被父亲叫到了房内,问了同样曾问过兄长的问题。
  
  “你,想学什么?”
  
  想学什么,南宫浵眨着大大的眼睛,那与母亲别无二致的晶蓝色双眸写满了憧憬。她曾有幸见过父亲大展神威,自那之后,她便对父亲的本事充满了向往,因此,几乎是立刻,南宫浵便奶声奶气地叫道:“我要和爹亲一样!”
  
  南宫恨闻言,大笑出声,两只手抱起跟前放着豪言壮语的小不点搁在双膝,猩红血眸仍带笑,但语气已经是前所未有的郑重:“允你。”
  
  忆无心坐在边上,看着这爷俩,嘴角勾起一抹一如既往的温柔,伸出手轻抚女儿的头发,换来的是女儿立刻抛弃了父亲飞扑入怀的小身子。
  
  南宫恨与忆无心,此二人可能最有共识的便是对子女的教育,孩子想学什么,就让孩子去学什么,孩子想要做什么,那就让孩子放手去做。
  
  因此,南宫浵获得了来自父亲系统全面的教育,再加上强悍无比的天赋,不长时间便有了颇为喜人的进展。忆无心对此表示很欣慰,她自然明白练武的辛苦,对于女儿坚韧的意志,忆无心心疼之余,更多的是发自内心的自豪。南宫恨则是一脸的理所当然,他黑白郎君的孩儿,若是连这点苦都吃不得,不如回炉!
  
  于是这年初夏,南宫浵正在院子里练功,如玉一般的娃娃脸上全是认真,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讨喜得很。她同父亲学了一些简单的招式,虽是当下发不出如何大的威力,倒也不能说丁点成果也无。
  
  与此同时,师从梁皇无忌的南宫珏从灵界回来了。
  
  梁皇无忌回归之后寻了一个灵源丰富的地界隐居,并将之还原成过去灵界的模样。南宫珏五岁开始被梁皇无忌接了去,这个孩子早前便对神奇的术法充满了兴趣。同父亲母亲说明了之后,自幼懂事善解人意的南宫珏便承载着母亲和梁皇无忌的心愿与期待,前往了灵界。而天赋异禀的南宫珏也未曾令人失望,在术法上表现出了极高的悟性。
  
  此次休假,实在是南宫珏想家了,对于一个六岁的孩子来说,一年不与家人见面,着实太为难,尤其是妹妹那软软萌萌圆圆的脸蛋儿,南宫珏表示,真的想戳,于是他去了父母的小院子见了面之后便去寻了自家小妹。
  
  现在的孩子都早熟,人小鬼大,南宫珏正打算跟小妹分享父亲那一瞧见他跟母亲要抱抱就伸爪子半路截了胡的不道德行为,就看见自家原本萌萌哒小妹小手一挥,一掌拍断了比她胳膊还粗一圈的树苗。
  
  谁能告诉他,他离家这段时间,他可爱的小妹到底发生了什么。
  
  于是他撒开小腿,趴趴朝小妹走去,一边走一边喊:“浵浵!”
  
  正咧嘴看着自己的“杰作”的南宫浵小脸一扭,笑得更萌了,甜甜地叫着“哥哥”,然后快速地跑到兄长跟前,扯着他的袖子指着已经分作两截的小树苗,邀功一样地问道:“浵浵厉不厉害厉不厉害?哥哥我跟你嗦哦,浵浵现在超厉害哦哈哈哈!”
  
  南宫珏瞧着自家小妹脸上的表情,莫名就觉得,怎么在哪里看过似的呢?
  
  “哈哈哈哈!无人能可战胜黑白郎君南宫恨啦!”
  
  可不,虽然说的话不一样,但这表情,活脱脱的老爹刻印版。
  
  南宫珏觉得,他的小妹被父亲带跑偏了……
  
  正当他感叹软萌小妹从此一去不复返的时候,南宫浵做出了更让他心情复杂的发言:“哥哥哥哥,我们要不要比一场呢?”
  
  南宫珏内心高声呐喊:爹爹啊!还我小妹!
  
  但小妹的的要求,哥哥真的很难拒绝,于是他只得点了头,并做好了暗自留手的准备。不能怪他太过自信,南宫珏的术法天赋可是令天下第一术感到惊才绝艳,更何况,当下要对上的是年仅三岁刚刚习武的小妹。
  
  于是他才刚刚站定,嘟嘟囔囔念诀——到底才学了一年,还做不到默念口诀——起手施术,还有功夫分心考虑所选术法会不会让妹妹受伤,就见他家小妹迈着小短腿,但速度出乎意料快地向他奔来,还没等到他反应过来,妹妹那柔软的小手已经印在了他的胸前。
  
  初级术法对上体术,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打断读条。
  
  于是小妹那看似柔弱无力的小手竟在贴上哥哥的瞬间爆发出一股力量,直击得哥哥频频后退跌坐在地。
  
  坐在地上的哥哥表示,自尊心遭到了强烈的打击:好气好想哭哦可我是哥哥还是要保持微笑!呜呜呜,师尊我回去一定不骄傲刻苦学习!
  
  不远处,院门外,院子主人家正看着院落里发生的事情。
  
  忆无心看着似乎大受打击的儿子,不由得担心起来,便扭头问一旁抱臂观看的丈夫:“这样没问题吗?”
  
  南宫恨一脸无甚所谓:“小小打击,良性竞争。还是说,你对这小子没有信心?”
  
  忆无心摇摇头,她与南宫恨的孩儿,自然不会被这小小的挫折击垮,但身为人母,难免忧心。忽然,一只大手落在她的头上,揉了揉,一如过去多年,她抬头看了看他,突然绽开一抹明丽的笑容。
  
  南宫恨低头瞧了瞧忆无心的笑脸,收回搁在她发顶的手,扭过头去,挤出一声:“哼!”

评论
热度 ( 30 )
  1. 阿噜噜噜噜hhh秦艽艽 转载了此文字
    辣么可爱的团子~我艽真是棒~

© 阿噜噜噜噜hh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