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否只会投放金光相关的文
单修金光,但是霹雳BG→蝶月素风莫泷
食众多BG
沉迷家庭亲情友情向
本命风逍遥,恨心,剑蝶,西弦(西经无缺。尸x长琴无焰。胜弦主)
墙头众多
对吃的cp有绝对洁癖,不接受KY黑喷来找我谈人生,惹到我后果自负,嘴不是一般的毒。

恨心三十日之十二

#接上一日

#私设如山啊啊啊啊啊啊啊OOC归我

下午四点半,病房门被敲响,一位年长的护士探头进来宣称忆无心需要换药,并且探望时间已经过去,希望家属可以离开。

今天来探望女儿的罗碧坐在一旁,握着女儿没有打着绷带的小手,眼神一直在护士替无心换药的手和无心的脸上徘徊,生怕无心极有可能被护士的动作给弄疼。

“爸,我没事。”无心对自己父亲笑了笑,自己从小到大其实事故不断,但也从来没有过要进医院的程度,这次,父亲肯定是被吓得不轻。

护士的手势十分娴熟以及轻柔,迅速地将无心额头上的伤清洁好并且再次覆盖上纱布和透气胶带,仔细地检查了无心正在打着吊瓶的手,表示无大碍以后才再次出声赶着如口香糖一样黏在椅子上不走的老父亲离开病房。

“估计明后天就能出院了,姑娘的父亲,你不回去给姑娘准备准备么?猪脚面线的猪脚也得熬一熬,等姑娘出院就有得吃了吧?”

护士离开病房前的一番话终于使得罗碧站了起来,他叹了口气,放开了无心的手,大掌轻轻地扫了扫无心的头顶。

“那,我就先回家帮你准备准备,既然护士都说你快出院了,得把你房间做好清洁,不然怕你伤口什么的沾到细菌,发炎就不好了。也还得通知你金池阿姨做猪脚面线呢,你出院了她肯定亲手要下厨的。”

“好,你记得叫金池阿姨不要太操劳就行了,不要让她跑到我们家里来啦,吧,你跟她说做好了你过去拿就是,金池阿姨肚子也大了。不然,刚出院我还会被小姨夫说我哦。”

“竞日孤鸣敢?!”罗碧把放在离病床不远的水壶拿起来,动身往房门方向走去,“爸知道了,先去帮你打好水,顺便再去问一下医生确切能出院的时间。”

无心点点头,目送着父亲离开病房的背影。

当父亲的脚步声离病房越来越远的时候,忆无心按响了床头的护士铃。

忐忑的等待了数秒后,一位年轻护士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无心看了一下自己仍然打着石膏的右脚,向护士投去稍有抱歉的眼光,怯怯地开口:“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想请问一下,那名和我同期送至医院,叫南宫恨的伤者,他现在哪间病房?”

年轻护士无奈地摇摇头:“跟你一起出了意外的那个男人对吧,我记得现在还呆在重症监护室的,就在楼上。还有什么事吗?”

无心脸上带着深深歉意的笑容向小护士摇头兼摆手,让小护士被无端叫进来的气也消了大半,也透露了更多的信息给无心听。

“唉……情况好像不是特别乐观,待会晚一点据说各科主任要去会诊哦。诶……你那么关心他,你们是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啊?”

“额、不是哈哈哈……”无心被这突然而来的问题一惊,只得干笑,双手紧紧拽住了盖在腿上的被子,“就是……很好很好的朋友……而已……”

“哦~”小护士看了一眼床尾挂着的名片,“那,忆无心小姐,没有什么事,我就出去啦。”

“嗯,多谢你。”

护士离开后片刻,罗碧就拎着水壶回到了病房来。在他一边观望了病房的环境和检视了无心所有的伤处后,一边告诉无心,医生说的出院时间与回家后的注意事项,最后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床上的女儿,才愿意离开单人病房。

谁知道,床上的可人儿根本没有仔细听自己的父亲说了什么,她的心思全部都放在如何能去到楼上的重症监护室。

她要参与那个会诊。

她要亲眼看到他。

她要亲耳听到他的情况。

还有,他想要对她说的话还没有说完。

【忆无心,为什么你总是……】

想到这里,忆无心更加用力地拽着被子,连一个个指节都开始泛白。

我总是什么……

南宫恨你说啊。

我想听……

(未完待续)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阿噜噜噜噜hh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