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否只会投放金光相关的文
单修金光,但是霹雳BG→蝶月素风莫泷
食众多BG
沉迷家庭亲情友情向
本命风逍遥,恨心,剑蝶,西弦(西经无缺。尸x长琴无焰。胜弦主)
墙头众多
对吃的cp有绝对洁癖,不接受KY黑喷来找我谈人生,惹到我后果自负,嘴不是一般的毒。

恨心——你?

今天绝对是人生中最倒霉的一天。

忆无心看了看窗户外,一开始淅淅沥沥的雨声已经变成了啪嗒啪嗒,狠狠地打击着忆无心的耳膜。满怀期待地打开腿边抽屉,发现里边空空如也……

也对,她的伞几天前貌似借给了灵灵,因为那天老爸来接了她。

不愿意麻烦父亲大伯和堂哥们的她,这个时刻盼望着雨马上能停住,她便不需要冒着雨赶捷运回家。

云珞天女的手机铃声响起,忆无心瞄了一眼来电显示,迅速地接起了电话。

“喂?爸?”

“无心啊,今天带伞了吗?雨那么大,要不爸爸来接你?”

“不要啦!你不是还有案子要跟吗?你这样中途早退,会让千雪叔叔他们笑话的啦!”

“他们这些臭小子们怎么笑话我不管啦,我现在马上出发来接你,大约……” 电话那头的藏爹顿了顿,”30分钟后到你公司楼下可以吗?”

“哎哟,爸你怎么不听我说话呢?我没说我没伞啊!之前借爱灵灵的伞她今天刚好还我啦,你就免得走这一趟了啦~今天回家做你爱吃的蒸鱼吼,记得不要在局里呆太晚~”

“既然你这样说了……”

“好啦,爸不说了我要赶紧把手头工作完成咯,待会家里见吼~”

赶紧切断电话免得老爸发觉自己撒谎,忆无心抚上了胸口,尝试安慰那过分跳动的心脏。

时钟的指针指向了六点整,忆无心的工作也恰恰好收尾,但无情的雨,就是不愿意结束。

“看来还是要当落汤鸡了……” 喃喃细语,忆无心收拾好东西,背上包包,向加班的人saybye,站在楼梯口伸手测试雨况。

“你绝对会被淋湿。”

忆无心被身后发出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身一看更是被吓得退了几步,半个身子被雨拍打着。

“经、经理!”

全公司最特别的存在,现在竟然站在了她的面前。他把她的手拉住,用力地拽回了屋檐下,避免了她后背继续被雨打湿的命运。

“你若是想在这个时候冲到捷运站,你绝对会变成落汤鸡,不要怪南宫恨不提醒你。”

“那……要怎么办?我只能冲了啊。跑得快的话,还是会减少被淋湿的可能啊!”

无心尝试据理力争,但是回应她的只是南宫恨不屑的一声'哼',她也不想再多说些什么,便挣脱了南宫恨的束缚,准备顶着包包便跑去捷运站。

然而,下一秒,忆无心的视线却被一片漆黑所笼罩,手也被身边的人重新牵回去。

“既然你想赶捷运回家,那就要跑起来。”

一切发生的都是那么的迅速。

雨击打着路面的声音,行人和他们两人的跑步声,车辆的轰鸣声,不断增多的溅水声,同时击打着忆无心的耳朵。

但是,填满了忆无心脑海的,只是那双紧紧握着她小手的大手,传递了他稍高的体温。盯着他俩正在飞奔的两双脚,雨水打湿了他的裤管与她的布鞋,正当她想要提醒他的时候,他放开了她的手,无心的眼前忽然亮堂了起来。

忆无心眨了眨眼睛,适应了光线以后,映入眼帘的是被雨水浸湿的衬衫紧贴在上身,透出了结实的胸膛还有健壮的臂部,手上拎着已经加深了一度颜色的双色风衣,还有溅满了泥水的裤管。

“总经理!你!你这样会生病的!”

忆无心慌忙地从包包里掏出手帕,把南宫恨脸上和脖子的水渍擦干,想揉干他的头发时,却被他一手挡下。

“哼,总比你生病,拖了我们组的后腿要好。”

“哎,可是……”

“我不想听你的可是,马上赶回家吧,不然你就要错过你的捷运了。”

“那……总经理你……”

“南宫恨何时需要你担心过?” 

南宫恨把她往楼梯口推了推,便潇洒地往公司方向奔去。

鼻间貌似还萦绕着他的古龙水香味,淡淡的烟草和茶香还有雨水击打树叶传来的青草香。

忆无心甜甜的笑了。

谢谢你,雨。


==================================================

小彩蛋——三年后……

“啊啾!”

南宫恨抖了抖,重重地打了一个喷嚏。

房间的门被敲响后打开,一道倩影走进了办公室里,面上窃笑被女生拼命地掩饰着。

“都跟你说了会感冒,你又不听我劝,老爸都习惯了当然不一样。”

“南宫恨从来不在任何挑战面前退缩!”

“好啦好啦,先把药喝掉!”

南宫恨皱起了眉头。

“没得讲,喝,不喝药好得那么慢,你是想要拖全组人后腿吗?”

南宫恨完全没有想到面前的人会把他曾经说过的话来对付他,悻悻地接过茶杯,喝掉了黑漆漆的药后整张帅脸都皱了起来,正想要开口埋怨,突然
女生的脸在他眼前放大。

“好乖哦,奖励你。那我出去咯,总经理。”

南宫恨抬手摸了摸依然残留在唇边的温度,邪邪地笑了笑。

忆无心,今晚要让你知道南宫恨的厉害。


评论 ( 8 )
热度 ( 25 )

© 阿噜噜噜噜hh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