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否只会投放金光相关的文
单修金光,但是霹雳BG→蝶月素风莫泷
食众多BG
沉迷家庭亲情友情向
本命风逍遥,恨心,剑蝶,西弦(西经无缺。尸x长琴无焰。胜弦主)
墙头众多
对吃的cp有绝对洁癖,不接受KY黑喷来找我谈人生,惹到我后果自负,嘴不是一般的毒。

恨心or心恨 —— 晚回

#恨心or心恨(本人是觉得后者成分居多?)

#OOC是我的错,不要怪任何人

#说好的车就这样没了。

#封面为永乐大大家的。


“晚回。”


就只有那么冷冷清清的两个大字,盯着手机屏幕的忆无心咬了咬下唇,心中的烦闷无法消散,那种快要满泄,却无法潇洒地宣泄的郁闷感不禁令她焦躁。


自家里的古董钟已经敲响了第十一下钟声,距离他上次发的那两个字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忆无心把已经凉了许久的菜肴,一道道地送进了冰箱里。


不久前才洗过澡的她,微湿的及腰长发稍稍濡湿了背部睡裙的料子,她侧头,把长发集中至左肩,轻轻地用浴巾擦着。轻敛眼神,瞄向茶几上竟然不作声响的手机,忆无心纳闷得很,平日十分喧闹的女生微信群今天竟然也没有任何动静。


无声的叹息,忆无心把心思拉回印干头发的动作上,眼神从手机游移到了玄关。


还是没有熟悉的钥匙转动声。


不由自主地又一声叹息,随手将潮湿的浴巾挂在沙发扶手上,忆无心起身关了客厅的灯,踱着步子摸黑回到了卧室。摁下床头台灯的开关,忆无心钻进被窝的同时,拾起今早被遗留在被窝上的小说,有意无意地翻看着。


唔……还是没有动静。


忆无心把原本伸长了的双腿蜷到了胸前,双手捧着书搁到了膝上。整个卧室里只有书页翻动的沙沙声和她无心哼起的小曲。到了小说最后一章时,忆无心扭头看了看床头柜上的表,时针快要挺直了它的腰板,分针已经过了一大半,秒针正努力地奔跑着要准备让时分针一同冲刺重叠。她依旧没有听到那坚毅的脚步声,也没有钥匙清脆的碰撞声,更是不用说门锁的转动声。


可能因为那人连归家的意思都没有了吧。


内心焦虑无法退散,但她也明白他的习惯便是如此。


毕竟那么多年来,他不曾,也不需向任何人报备他的行踪啊……


忆无心扯出一抹略微苦涩的浅笑,下垂的眼角流露出一丝淡淡的伤感。


不甘心啊。


阅读的速度变得更为缓慢,渐渐地,忆无心搁在双膝上的书滑落到被单上,上身歪倒在床上。


未熄的台灯下,闹钟的时分针正好重叠。


如预料般的一室寂静与黑暗,南宫恨暗暗地觉得满意。


知道丫头是一睡便睡得深沉的性子,南宫恨倒也没刻意地降低开锁进门的音量,但关门的力道却不像平常那样潇洒。把颈间领带扯开随手扔在玄关的鞋柜上,他的首要任务就是迈开步子去浴室洗漱,洗去一身丫头一向不爱的烟酒味。一边豪迈并迅速地解开着衬衫上的一颗颗纽扣,一边袖扣却是小心翼翼地放到了水池旁的收纳盒里。


那可是忆无心去年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一眼看上去那两颗及其普通的水滴形袖扣,左黑右白,只有他南宫恨才知道这个丫头花了多少功夫亲自挑材料,切割,打磨。还记得她笑吟吟地站在他面前,双手捧着缎盒。他一直不解为何一名普通的少女会有着一双发出摄人光芒的晶莹蓝眸?为何在他望进那双眼睛的时候会有一种梗在心头的窒息感?当她将盒子递到他面前的时候,所有想要拒绝的话全部哽在喉头,发出的声音只有拉长了的‘嗯’,之后他就见她的双眼眯成了一条细细的线,那抹微笑扯得更大,甚至露出了几颗洁白的贝齿,样子甚是……咳……可爱。


闭了闭眼睛,忍不住轻笑了数声才拧开水龙头,打开莲蓬头,热水喷洒而下,从发梢顺着凹凸有致的肌理滑落。他尽量迅速但细心地将自己洗干净,确定将那一身酒气洗掉之后,拿过毛巾胡乱擦了擦头发,往下身一围,径直往卧室方向走去。注意到房门下隐隐约约地透出的橙色亮光,眉头顿时一皱,感到不满。而那不满在丝毫没有放轻的动作下表露无遗,南宫恨在用力扭开房门的前一秒还在想着该如何教训这个丫头,却在打开门后,眼睛扫视到趴在床上的忆无心时,本已到达嘴边的吼声瞬间收回,哽在喉头一时未能咽下,化作轻咳。一看到忆无心身上单薄的睡裙,他的眉头皱得又紧了些,虽说已经入夏天气炎热,但是一向开着空调的室内一不小心也是会着凉。把她掌中的小说拿开,一臂伸入膝后,一臂环抱住纤细的肩头,轻松的将人安置到枕头上,给她掖好了被子才转身去旁边的衣柜找到自己的睡衣换上。


南宫恨才刚沾到枕头,熟睡的忆无心便黏了上来,他无奈地转身迎向她,等着这个丫头撞进自己的胸膛里继续酣睡,没想到……


“你回来了。”软乎乎的嗓音,伴有些微嘶哑。


“嗯。”南宫恨轻声地命令,“快睡。”


“南宫恨。”原本靠在他胸前的忆无心突然双手压住他胸膛,霍然地起身跨坐与他身上,“请你解释一下今天的晚归。”


“多余。”南宫恨冷哼一声,手臂一挥一横,直接把忆无心重新撂倒,“睡觉。”


然而这个丫头,自他认识她开始,‘放弃’这两个字貌似从来没出现过在她的认知里。他感觉到忆无心毫不收敛地用了十成的力气,重新压住他的双手和跨上他的身体,在柔和的灯光下,南宫恨可以看到蔚蓝的眸子里充满了怒气。


少见,实为少见。

南宫恨静静地看着这丫头到底是想要干些什么,然而身上的人许久没有动作,正准备叹口气之后将人重新撂倒的他,下一刻便是忆无心突然放大在眼前的脸和唇上柔软的触感。


一下,两下,三下……持续落下的浅吻缓慢地变成了她单方面的吮吻,再而变成两人舌与舌之间的交缠;原本钳住他手腕的纤手转而捧住了他的脸,他也毫不含糊地用右掌托住了她的后脑勺,将吻持续加深延长。


“唔……”忆无心自己的嘤咛,稍稍拉回了她的意识。拉开四片唇瓣的距离喘着气的她,拧着眉重复了她之前说过的话。


“仅仅是为了签合约而已。忆无心你一向……”


袭来的拥抱阻止了他想要说出的话,然后他便听到她在耳边柔柔地说:


“没事,只是突然之间想要你在我身边了,毫无任何理由的。”


==============作者想要说的话分割线=====================

其实都是牛牛对无心说的话有影响到结尾,希望小天使以后不用再隐忍,想要恨爷在身边的时候他就会在。

这个车祸真的是有够严重,全因自己的激情细胞雷被倒了一片所以无法把车开好就这样急刹了。


评论 ( 5 )
热度 ( 29 )

© 阿噜噜噜噜hh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