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否只会投放金光相关的文
单修金光,但是霹雳BG→蝶月素风莫泷
食众多BG
沉迷家庭亲情友情向
本命风逍遥,恨心,剑蝶,西弦(西经无缺。尸x长琴无焰。胜弦主)
墙头众多
对吃的cp有绝对洁癖,不接受KY黑喷来找我谈人生,惹到我后果自负,嘴不是一般的毒。

#俏伶有

#私设众多,OOC绝对有

#拒绝考证啊我没这个心思

#天雷滚滚


满身的红,触目惊心,但也教她更添几分英姿飒爽的意味。领头挥着长戟的她,划破了多少魔的喉咙,戳穿了多少魔的胸口,割下一颗颗头颅,砍下一双双手脚,吐气纳息之间,嗅到的全是那令人恶心的血锈味,使她不禁怀念起他自魍魉栈道离开的前一个蓝日。

那日,刚好是在她为他亲手刺上血纹魔瘟一个蓝月后,她就那样痴痴地看着他坐在沉沦海崖边的石桌上与他父亲一同品茗,海风阵阵,撩乱了那一向披散的银白色发丝,隐约可见那黑红相间的刺青,在俊秀儒雅的脸庞上甚是不配。

但,刺上了血纹魔瘟的他,恰恰是她最爱的那个俏如来。

帝女精国禁术之一,就那样被她轻率地用在了自己身上。

“公主,何不一同来品茗?” 史艳文温柔的嗓音让她从痴迷中醒觉。她张开了嘴,本想说些什么,却被俏如来抢了先。

“爹亲,公主不喜饮茶。”

“哦?是吗?那让史某去拿公主爱饮的莲雨酒可否?” 史艳文嘴上诧异,脸上的平淡却反映了他的一目了然。

她自是明白,史艳文不想打扰他俩的相处。

但,今日……

“史贤人不必挂心,魔伶来是想告知一事。” 她顿了顿,下意识地将内袖紧紧地拽于指间,“魍魉栈道,将于下个蓝日时,由我催动开启,届时你们父子二人便可以通过它回到人世。”

“公主……”史艳文脸色骤变,眼神暗了几度。她见史艳文正准备询问些什么时,那道清冽的嗓音拦住了他。

“俏如来谢过公主美意。”

她一时语塞。

却也明白,

人世有着他无法割舍的责任。

颔首,

转身离去前,她再看了他一眼。

血纹魔瘟在他的脸上仍是突兀,却丝毫不减他的儒雅气质,让魔伶不由自主地勾起了嘴角。

还是那般的好看。

脚下土地迸裂,体力早已流失殆尽,挥舞的长枪靠的只是那顽强的意志。在砍下又一个魔兵的头颅后,一阵强大的魔气袭来,魔伶连忙运气护体却也还是被震出了十里之外。

缓缓站起,远远望去,不是那她早已开始想念的白色长衫,也没有银白长发,更是没有温和的脸庞。魔伶咬着下唇,在胸腔里翻腾的热浪被她强行压住。

再次运起内力,撑起自己累乏的肉体,驱身,迅速向前用枪挡住那千年转世而来的魔皇一掌。

“本皇敬重你的勇气,报上名来。”

“帝女精国公主,魔伶。”

轰。

原来,五脏俱裂是这种感觉。

比起你走的那一天,

还是太弱了些呢。

再次被轰出的身体随着尘土飞扬让一双臂膀稳稳接住。

“公主!” 熟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让魔伶由不得愣住。

扭头一看,不得发自内心地嘲笑自己的痴心妄想。


他怎会回头。


背负的责任,使他只能是向前冲。


不得后退。

“史贤人,我…咳咳、没事。”

用枪借力,勉强地能稳住自己,却没能阻止腥甜涌入喉头,漫出了嘴角的暗红血液一滴滴混进早已被万魔之血染得黑红的衣衫,还有几滴落入泥土,绽出朵朵红梅。右手颤颤巍巍地摘下脖子上的水晶项链,塞入在她身后支撑着她的残躯的长辈手中。

“史贤人……切记,带着项链,去找胜弦主,定能再次开启魍魉……”还未来得及讲完,身子便溃败如今日的帝女精国十万大军,终是无力地跌入史艳文的怀抱中。

“魔伶公主!撑住!”史艳文抬手落于几处大穴,妄想着能对魔伶的伤势有所改变,然而仍是徒劳。

“您在此……代表俏如来已经……”

胸腔内撕裂的痛楚变得有增无减,呼吸从原本的急促变得越来越缓慢,游弱如丝,脸上所剩的也只是血沾染的红。即使是身经百战,见过无数生死离别的史艳文,眼见此况,也不由得觉得触目惊心。

“是,精忠早已成功回到中原,公主大可放心。”


眼前的少女,岁数若用人世间的时间计算,也不过是双十年华,稍长自己侄女些许,却与精忠一般少年老成。史艳文抬手抹了抹魔伶面上的血污,探到若有若无的气息在鼻尖流连,抱着少女起身甩至身后,牢牢地将躯体固定在背上。


极力地无视着正在他耳边劝说的话语,史艳文运气出掌,


“纯阳贯地!”


虽有旧伤在身,但仍是顺利将包围帝女精国剩余兵力的元邪皇大军击开,打开一条生路。史艳文迅速往后方撤退,却料想不到帝女精国军营内,早已站着那无可披靡的魔皇。史艳文停下脚步,将背上少女揽得更紧。


“史贤人,放我下来。”


“公主,不可啊!”


“史艳文!放开帝女精国公主!你一个外人,凭什么插手帝女精国之战争!”


被此气魄震慑住的史艳文松懈了劲道,让魔伶抓到机会自背后滑下,以枪抵地,比起之前勉强的稳住脚步,她此刻抬头挺胸,眼神中充满了凌厉。


“元邪皇,此人乃幽暗联盟贵客,与帝女精国毫无关系。”

“既然如此,” 元邪皇一喝,“九霄魔动坠红尘!”

邪皇出招,除了魔伶,那股浑厚的内力使得帝女精国大军无一人幸免,全数歼灭;而史艳文则是被抛向北方十里开外,被赶来的鬼飘伶接住带走。

“公主、公主!鬼飘伶!让我去救公主啊!”


“Mr.史!你想要辜负魔伶一番心意吗?你这一去必死无疑!元邪皇能力超凡,岂是你我能够抵挡,我们已经侥幸成功助梁皇无忌脱逃,你还要妄想救魔伶吗?”


史艳文悲叹,双手握拳,被鬼飘伶带走。


终究无法抵御元邪皇内力波及,气血汹涌而上。魔伶口中溢出大量血液,瞄着向她走近的元邪皇,眼中凌厉不减,直到邪皇大掌覆上她前额,遮住了她的眼。


“初生之犊不怕虎,但,仍是无力回天。”


力道灌下,少女身影随即灰飞烟灭,化作尘埃。


精卫一脉不存,帝女精国,亡。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阿噜噜噜噜hh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