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否只会投放金光相关的文
单修金光,但是霹雳BG→蝶月素风莫泷
食众多BG
沉迷家庭亲情友情向
本命风逍遥,恨心,剑蝶,西弦(西经无缺。尸x长琴无焰。胜弦主)
墙头众多
对吃的cp有绝对洁癖,不接受KY黑喷来找我谈人生,惹到我后果自负,嘴不是一般的毒。

恨心三十日之三

#私设is rio我的锅

#恨心,虽然无心小天使还没上线

#私货有ooc有bug有

#一句话的竞池/竞金也要打出来防雷

———他从来没有想过再见,虽然他曾说过会回来。
———更是没有想过,再见时,她竟被毒至双目失明。
———是他,背信了。

空间夹缝的开启,使得他终于能脱逃,踏入通道中,便是直直的被送到了一座山腰处,雾浓,黑白郎君猜想,自己必是来到了深山中的某处。弥漫在身边的雾气带着些许熟悉的感觉刺激着他的口鼻,迈开步,黑白郎君缓缓地朝着东方而行,白雾随着他的动作自两侧散去,又再随着空气流动围绕回他脚边,稍稍地柔和了黑白郎君身上无时无刻所发出的狂气,倒增添了一丝书生范的儒雅风味。

确实是回到了中原地界。

崎岖不平的山路也不影响幽灵马车的运作,一声吆喝,内力催化,幽灵马车即刻来到跟前,南宫恨一撩衣摆,大步一跨,身型一闪进入车厢内,斜着身子傍着在窗边,他闭上眼睛之前给幽灵马车下了道指令,才沉沉睡去。

幽灵马车感应到主人不慌不忙的态度,接收到了指令也只得照办,它不紧不慢地翻过一座座的山头,穿过一个个树林,来到了一处地质出现明显裂缝的所在,似是漫无目的地寻找着什么,然后站在一排灌木前停下了脚步,开始低声嘶吼起来,想要唤醒车厢内的主人。

“安静。”车厢内传来干涩嘶哑的嗓音,一阵风刮开门帘,黑白郎君从车厢内一跃而下,仍是摇着那阴阳扇,巡视着周围的景观。蹲下身,摸了摸已经龟裂的地壳,感应到有一丝熟悉的灵能残留在缝隙内,更加确定那个曾经感受到的讯号会是从这里发出。

这时,从他背后传来一阵虚渺的叫唤声。

唔。

太过阴柔,

不是那个娃儿。

“真的是你,黑白郎君。”

一抹浅绿色的婀娜身影缓缓地接近,头上的玉环和步摇仍是一如当初,黑白郎君看出了她眼中的惊慌失措,

“小娃儿可是跟你在一起?”

本以为眼前此人和小娃儿的下落定是息息相关,因为黑白郎君知道忆无心这个娃儿有多么在乎这个姨娘,在他离开之前,她们两个一向形影不离,如同亲母女一般地照料和关心着对方。

眼前的女人抬起那泛旧的浅绿色水袖抹了抹眼睛,擦去眼角涌出的泪珠,之后说出的话语也带上了几分啜泣。

“无心她……她人……被带去还珠楼医治,已经离开了黑水城许久。” 

“为何是还珠楼?”

“这……神蛊温皇乃百医会中的翘楚,想必定会有能力医治好无心。”

此时的姚金池早已将泪水擦干,虽是声音还带着哭腔,但接下来的话却是令南宫恨虎躯一震,

“我曾以为无心跟随你,是因为她想要在你的身上找寻她的朋友的身影。再后来,我也以为她只是在你多次出手救她,而对你怀抱着感恩的心……却在那天,我便知道我想的一切都错了。那天,无心她就那样紧紧地握着那条你送给她本该用来怀念黑龙白狼的信物,嘴里喊的句句声声,却是你,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生平第一次感到愧疚。

他张了张嘴,本想对姚金池说些什么,转念又紧紧闭上。

不,不应该是别人,

而是那个娃儿。

拂袖而去,纵身入马车,独自留下姚金池一人在幽灵马车掀起的尘土中呆望着,直至一个披着毛裘披风的人出现在她的背后,将她带离。


评论
热度 ( 23 )

© 阿噜噜噜噜hh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