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否只会投放金光相关的文
单修金光,但是霹雳BG→蝶月素风莫泷
食众多BG
沉迷家庭亲情友情向
本命风逍遥,恨心,剑蝶,西弦(西经无缺。尸x长琴无焰。胜弦主)
墙头众多
对吃的cp有绝对洁癖,不接受KY黑喷来找我谈人生,惹到我后果自负,嘴不是一般的毒。

恨心三十日之五

#私设N多bug超级多

#几乎就是把魔戮06自己所想的全部都搞出来了

#恩……过渡章节什么的

#po主毫无节操的把一堆东西都吐出来了

#接下来的看造化来甜


还珠楼……还珠楼……

说完全没有印象,是假的。

那曾是他灵肉一部分的黑龙曾在还珠楼住上了好一段时间,所幸将方位记了个大概,黑白郎君拼凑着他留下来那残存破碎的记忆,虽是走了不少弯路,但也终于是到达了还珠楼所位于的山头。

令幽灵马车停在了山脚下,不知为何,南宫恨此刻想做回那个软弱的书生,一步步地游走于崎岖的山路上,观松看竹,静看夕阳西下,金黄色的光线为周遭万物镀上光彩,刺眼夺目,却也未能令黑白郎君脚步慢下分毫。

——回忆起被束缚在魔茧中之时目不能视,唯有听闻和利用内力来感应魔茧之外的动静。一股股低下的魔气包围了那个异端,一个满怀着干净灵能的异端。想必是众多的低等魔物狩猎着这位灵能者……

那股灵能……

感觉……似曾相识……

或许,能利用此强大灵能助他脱离魔茧……

不做他想,黑白郎君马上借由声波释放了雄厚的内力,只想把萦绕在魔茧旁的低等生物们全部击退。没想到他感受的那灵能来源竟然发出了惊呼声伴随着内力震伤内脏时的呕血声。没想到,拥有强大灵能,根基却是如此不稳。收敛了内力,将其分散至灵能者以外的方向,他也不笨,不会想把能让自己逃脱的唯一机会给杀了。

“黑滤滤,白烁烁,你们不认得我了嘛?我是石头仔,我是忆无心啊!”

听到细细柔柔的嗓音喊出这两个名字,黑白郎君感到莫名的心烦。

忆无心。

——她就是你们当初利用我来救下的女娃儿吗?

烦躁。

她又重复了一遍。

当下难忍心中的不耐,夹带了原本打算收回的内力送出一句斩钉截铁的‘不认得’,想要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娃儿打醒,换来的却是娃儿的反驳与过招。

想到这里,南宫恨不忍发笑。若是真的要比拼下去,他自然是不可能输给一个根基远远不及他的臭丫头。但不知为何,娃儿却顽固得很,不饶人的嘴舌讲出了能坚持三夜三日的话。遥想这不自量力的丫头应该会一根筋的和自己硬拼下去,但未料到她却提出了会想办法放他出来,还他自由。


依据黑龙白狼两人残存的记忆,黑白郎君对于忆无心的话轻哼了一声,便信了。

至于先杀她……

只是他作为黑白郎君的一种恶趣味,本也就料想到娃儿不会如此轻易就放他出来,无聊久了,自由,也不差在一时……

在听到臭丫头懂得保护自己的时候,南宫恨心内有些许的欣慰,体内的黑龙白狼分子终是不再躁动,然后丫头便开始娓娓道来那一道道的回忆。

烦躁。

黑白郎君胸中烦闷再次升起,岔开了话题,将助他脱逃的方法讲了出来,打断了丫头想要从他身上想要追逐黑龙白狼的念头。虽之间无意中露了马脚,所幸还是被他给圆回来了。这丫头却继续讨价还价地追求着能与他攀上黑龙白狼的关系的念头令他稍稍地厌恶。

同志,同战线……从不存在。

故事……简直是浪费时间。

黑白郎君不接受任何威胁条件,但也万万没有想到这个臭丫头竟然敢赌上自己的性命,只为保护那普天苍生和寻回所谓的朋友……

“但是有比性命更重要的东西时,我就敢。”

黑白郎君自视从不把任何性命放在眼中。

什么天下苍生,什么同志朋友,简直荒谬。

但是看到了被魔兵重重包围的她仍然不愿妥协,倔强得口口声声说着那宁死不屈的话语就是为了那在他眼里卑微的东西,黑白郎君暗暗地在茧内叹了口气。

“黑白郎君南宫恨,允诺你了。”

黑白郎君踏入了还珠楼的大门,越过了层层机关,感受到一股正在浮动的灵能,朝着那个方向迈开了脚步。

撩开房门上的帘子,看到熟悉的身影此时端坐在床沿。

仍是那暗紫花纹衣裳,只是已卸去了胸前的皮甲。

印象中老是绑起的乌黑秀发现在披在肩头,丝丝垂落的鬓发掩住了她的侧脸。

似是察觉到有人侵入了她的安全范围,她转脸面向了站在房门前的他喊出了陌生的名讳。

洁白的绷带,比刚才的日落更为刺眼。

僵硬的微笑,比任何的皮肉之苦更令人揪心。

黑白郎君又一次被眼前这个丫头呛得无话可说。

满腔怒火,

满腔不耐,

满腔不舍,

融汇成,

“哼。”


评论 ( 5 )
热度 ( 17 )

© 阿噜噜噜噜hh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