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否只会投放金光相关的文
单修金光,但是霹雳BG→蝶月素风莫泷
食众多BG
沉迷家庭亲情友情向
本命风逍遥,恨心,剑蝶,西弦(西经无缺。尸x长琴无焰。胜弦主)
墙头众多
对吃的cp有绝对洁癖,不接受KY黑喷来找我谈人生,惹到我后果自负,嘴不是一般的毒。

恨心三十日之九

#私设众多!

#讲的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珏读jue,二声。

#浵读tong,也是二声。

#记得看最后的读者ps,不要说我没提醒你们#

隆冬,二月。

南宫珏一步步踏在飘了一层细雪的石板路上,这个年仅三岁的孩子,走起路来却一点也不含糊。他稳健地推开了属于自己家院落的大门,扯开嗓子大声喊着爹亲娘亲,却没有看到娘亲坐在喜欢的树下看着书册,也没有听到爹亲那熟悉的笑声。

正当他歪了一下脑袋在怀疑家里是否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从小院旁边走出来一个身影,令他马上撒开脚丫子,扑了上去。

“外公!”

稚嫩的一声呼唤,让曾经天地不容的藏镜人无比庆幸自己找到了如今的归宿,看着飞奔而来的外孙,他只得张开那仍是强壮的双臂,一把将他抱入怀中。

“珏儿可是今日才回家?”

罗碧一边问着可爱的外孙儿,一边往女儿居住的院落中走去。

“嗯!”怀中的男孩儿用力地点了点头,一字一句地回答着外公的提问,“珏儿跟着大舅去了好多地方,还见到了娘以前的师兄。外公,珏儿什么时候才能见到童童妹妹?”

“童童?”罗碧疑惑,这,前日才刚出生的孩儿,无心她俩人也应该未为孩儿取名,珏儿也是今日刚回到家中,这……

“珏儿,你是在讲,新出生的孩儿,名叫童童吗?”

罗碧得到的是南宫珏的首肯,然后便是南宫珏用童言童语解释了一番名字的由来。才明白,原来是无心早在过年相聚之时,拜托了俏如来为腹中孩儿取名,然后想必是俏如来告诉了珏儿,而珏儿聪慧,便记了起来。

一路上,爷孙俩有说有笑地越过了结了冰的池水,白了头的亭子,悬着冰锥的屋檐,来到了微微透出熏香的房间前。南宫珏与自己的外公相视而笑,都伸出了手,推开了那扇门,刹那,映入南宫珏眼帘的,不是自己思念已久的父母,而是届时被母亲环抱在怀中的襁褓。

顿时,外公那无时无刻令人贪恋的宽阔臂膀失去了魅力,南宫珏双手一按,两条小腿一蹬,滴溜溜地从罗碧的怀里落到了地面上,蹭蹭地跑出几步后,却在停在了距离依偎在父亲怀里的母亲面前,没有想要再靠近一些。

“南宫珏,为何不上前来。”

南宫珏缩缩脖子,抿着嘴,继承了父亲那亮红色的眸子瞥了一眼那雪白的襁褓,硬是未将嘴里想喊的名字说出。

“南宫恨,珏儿不想,你不准逼他。”

南宫珏回头一看,外公满带威严的嗓音从他头顶传出。他扭头,撞上了母亲那一贯温柔似水的湛蓝双眼睇着他,南宫珏便伸出小手,拉住了外公垂于身侧的衣袖,扯了扯,示意外公不要动气。

罗碧看在外孙的乖巧懂事上,还有目前仍在女儿怀中酣睡的小不点,硬是把正要出招的念头给压了下来。

忆无心各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和父亲,最后眼光还是回到了许久未见的儿子身上,才慢慢问道。

“珏儿,大舅可有吩咐你带回什么东西?”

南宫珏一听娘亲问道,连忙用小手将大舅放在他衣襟之内,叮嘱他好好保存直至交到母亲手上为止的东西拿了出来。

南宫恨看了一眼儿子手上那个墨色的锦囊,不禁嗤之以鼻。

“小娃儿,你又做了什么?有什么事情,是我黑白郎君不能为你而做的?”

“是我拜托精忠大哥的,你看,是否合适?如否,你再取便是。”

数年的相处下,忆无心将黑白郎君的变化看在眼里,留在心上。

一如当年,

他对她说过,

能令他如此挂心的,

只有她。

南宫恨叹了口气,放开妻女,将离他们不远处的儿子抱起再回到了忆无心身边。黑白两色的两只大手,握住了儿子那幼嫩的小手,两人同步将锦囊拆封。南宫珏本想拾起掉落在他膝上那折叠完好的纸张,却被自己的爹亲抢先捡去。

南宫恨小心翼翼地摊开了纸张,俏如来亲笔字迹他已然见惯,顿感熟悉。

“哈哈哈哈哈哈,甚是好啊,俏如来。”

笑声从胸腔中油然而生,黑白郎君抑制不住自己的笑意。

忆无心的双手轻拍着在襁褓中蠕动的孩儿,艰难地凑了过去,为了一睹自家大哥到底为刚刚诞生的孩儿取了何名,能令黑白郎君朗笑出声。

面积不大的宣纸中央,仅有一字。

浵。

忆无心微微地笑了,从揽着襁褓的双手里将左手抽出,抚摸着了儿子带有红晕的脸颊,轻轻地对他说,他如今有了个小妹妹,变成了南宫家的大哥哥。

南宫珏咯咯地笑了,小嘴里不断地念叨着要怎么样对妹妹好,要不管怎么样都会当她是个宝贝。

忆无心闻言也同儿子一起嬉笑着,眼角一瞄,才醒觉自己父亲被他们晾在了一旁许久,连忙就要起身迎接。

“不必了无心。”

罗碧上前,按住了忆无心的肩膀,阻止她站起来。待女儿坐定以后,他才将覆在她肩上的手挪到忆无心的脸上,不舍地用拇指摩挲着。

女儿……

真的……

内心那句“不应该啊!”虽然在翻涌而上,但在看到女儿脸上满足的笑容,罗碧觉得,其实,也……还可以接受黑白郎君成为了女婿的事实。

尤其是忆无心怀中那个可爱的小不点。

像是感应到罗碧的想法,被包裹在锦被内的小不点儿皱了皱鼻子,睁开了眼睛,毫无焦距地望着前方。

“无心,你看。”罗碧收回摸着女儿脸庞的手,转而伸出一指,逗弄起了外孙女胖嘟嘟的婴儿脸颊,“真的,她如你出生的时候,一模一样。”

忆无心听到此话时,泪,早已满溢出眼眶。

耳边传来了一声带有威吓气味的“别哭”,忆无心侧脸望去,只见一只黑色食指弯曲着抹去了一滴滴的泪水。

本想与他道谢,却被珏儿的嫩嗓打断了。

“南宫浵~南宫浵~浵浵、浵浵,你什么时候才能和我一起玩呢?”

===============================================

作者的话:两个孩子的名字,是和大触我艽聊着聊着出来的结果。

珏,二玉相合是为珏,是无心取的。

浵,温情如水,化狂为柔。

为什么让俏俏取名呢……我们两个也郁闷了很久,让谁取名比较好呢?后来才决定了让俏如来这个能够接触到灵界大师兄的人来取吧……至于为什么和灵界大师兄梁皇无忌有关呢……诶嘿嘿嘿……那!@#¥%(被艽捂住了嘴巴的噜)

——其实浵,是我想的。一查字义,其实出来的就是一个水名。

柔情似水嘛。

——其实就是:我愿为了你,而敛起我的狂。我最初的理解是,无心是那个能让恨爷放在心上,然而恨爷也正因无心,才能遇到挫折,也会愿意为无心敛去他的狂妄,变得平凡。(虽然他们的身份并不可能平凡,但是在忆无心心头上,黑白郎君不能说是特别的,但也不是平凡的,这种暧昧这种牵扯,令双方产生的情愫更加的有影响力和说服力了。)

以上为作者浅见与想法,均和剧情无任何关系。

评论 ( 4 )
热度 ( 25 )
  1. 秦艽艽阿噜噜噜噜hhh 转载了此文字
    抱紧阿噜敲可爱!

© 阿噜噜噜噜hh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