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否只会投放金光相关的文
单修金光,但是霹雳BG→蝶月素风莫泷
食众多BG
沉迷家庭亲情友情向
本命风逍遥,恨心,剑蝶,西弦(西经无缺。尸x长琴无焰。胜弦主)
墙头众多
对吃的cp有绝对洁癖,不接受KY黑喷来找我谈人生,惹到我后果自负,嘴不是一般的毒。

恨心三十日之十一

#接上一章 (三十日之十)

她目送他进了屋,直到那扇红木大门发出‘嘣’的巨响,她才从呆滞状态中醒过来,慌忙地将钥匙从背包里掏出,将门打开后迅速地关上。

‘嘣。’

同样的巨响,伴随的是人无力跌坐在地上发出的闷响。

无声的呜咽,悄然地落泪。

忆无心的双手紧紧地贴着冷硬的瓷砖,虽然用力地做出想要抓住什么的动作,然而滑腻的瓷砖根本无法提供任何能让她握在手中的把柄。

如同记忆一般。

失去了,

无法抓回来。

扶着门,硬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忆无心站了起来,往房间内走去,做了她这些年来坚持回家后做的第一件事。

打开电脑,登录脸书。

点击【南宫恨】,打开他的状态,从最近开始更新的一条开始看,

一直滚动……滚动……滚动……

直到三年前……

直到那条:“欢迎您入驻脸书。”

忆无心因流泪而红肿的双眼盯着那七个平淡无奇的大字,心内却波涛汹涌。

三年前……

那年……

她失去了他。

她揪起自己臂上的长袖,像是还嫌眼睛不够红肿一般用力地擦了擦眼睛,把挂在眼下的泪痕狠狠抹去。吸了吸鼻子,右手挪移着鼠标,点了点,退出了【南宫恨】的页面,荧幕上回到了她自己的主页。

最近更新的一条动态,时间是也是停留在三年前。

【他,还会记得我吗?】

拉动鼠标,双击打开那唯一的相册。

滚动滑轮,划过一张张专属于他们的照片。

然而这些照片,也仅仅是作为回忆存在着。

也仅仅作为是她的回忆存在着。

“伤者脑部受到严重的损伤,可能会影响到多方面的功能,例如视觉听觉等五感方面,也或许有记忆方面的缺失,请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这些话,她其实没有亲耳听到,因为她那个时候也昏迷了,躺在了病床上好几天才清醒过来。

她依稀记得她醒的时候,床边围着一堆亲人,她的父亲见她醒了,没回过神来,还是大伯从旁催促堂哥们去找医生来检查的。等医生仔细地检查完毕,确定已经无大碍以后,一向严肃少话的父亲紧紧地将脱离了氧气罩的自己搂在怀里,声音带着哭腔,一直重复着:“无心……无心……”

在父亲温暖的怀抱中,忆无心的眼神并没有落在包围着她的人们身上。扫过一圈病房,确认自己身处的是高级的单人病房后,她便马上抓住父亲的臂膀,无顾已经干涸依旧的喉咙,依然开口问道:

“父亲,南…宫…恨呢?”

忆无心明显感觉到父亲身体僵了;

一旁的伯父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不远处正在摆弄花束的精忠堂哥顿了顿;

正要踏出房门去打水的仗义堂哥呛咳了一声才离开;

最后,忆无心把目光落在了站在她病床尾端的存孝堂哥身上。

史存孝抿了抿嘴,并未察觉父兄和叔父正在向他发射‘闭嘴光波’。

但忆无心并没有听完史存孝讲的一大段话。

因为当他讲到“伤得十分严重,正在深度昏迷……”的时候,忆无心早已在罗碧的怀里昏厥过去。

(未完待续)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阿噜噜噜噜hhh | Powered by LOFTER